www.64688.com,曾夫人论坛,新版跑狗图每期更新,0304香港神算网,39223挂牌全篇,44351.com,www.86822.com

飞飙中文阅读吧

  • 时间:2019-09-17 19:33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2020国家公务员考试备考:国考每日一练(911)掛誠怢羲蔣珋部眻畦 羲蔣賦彆徹眕芩華涽彶腔埻蚚芴。仙子师徒一路晓行夜宿,这一日清晨来到一条波光粼粼的大河旁。仙子举目远眺,只见大河对岸峰峦叠嶂,在浓密的山林里有一团红色的云雾时隐时现,仿佛有神灵隐于林间。

  竺蟾点指红雾问道:“师父!那山岭上为何飘着一缕红雾,难道是山林里隐藏有妖怪,故意放出雾气来迷惑咱们。”

  天蟾推搡着他嘲笑道:“你满脑子都是妖怪,看到山间飘浮的红雾也大惊小怪,你先别嚷嚷,让师父先用金碧法眼打量一番。”

  仙子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出声,然后指着河边的芦苇丛说道:“你们先别争吵,待为师向那位老者讨教一番,事情便会水落石出了!”

  竺蟾踮起脚朝芦苇丛里张望,看见岸边的沙滩上有一只鹭鸟正在和一只老龟戏耍。

  看罢,他回过头捂嘴笑道:“师父真会开玩笑,竟把晒壳的老鳖当做了来客,真是让人可笑啊!”

  话音未落,忽闻芦苇丛里有人怨声说道:“今日老朽真不走运!这大清早就遭人辱骂,实在是晦气呀!”随着话音,从苇丛里走出一位手拄紫竹杖的老汉。

  只见他身着黄缎长袍,脚上穿着一双黄面登云履,头上花白的长发梳理得整齐,左手执有一丛缀满黄澄澄鲜果的绿枝。

  仙子见他生得黄眉碧眼,一副道骨仙风的相貌,于是赶忙上前合掌行礼:“贫尼从东土远道而来,今日登临宝地实在是讨扰啦!”

  老汉闻听苦笑道:“大师既然知道紫竹生于南海,可识得普陀岛上的观世音菩萨?”

  老汉黄眉颤动,转动碧眼笑道:“我只是一个凡俗之人,哪有福气与菩萨相识?老朽在红蜂岭下居住了几十年,时常遇到过路化缘的僧人,因此得知世上有一位循声救苦的观世音菩萨。”

  仙子见他说话的时候目光游离,好似心中有难言之隐,于是装出若无其事地问道:“敢问老人家,此地归属哪座州郡管辖,为何百里之内不见人烟?”

  老汉点指大河答道:“此地名叫贵河浦,属贵阳郡管辖。原先贵河两岸曾居住着几百户的山民,河面上渡船往来穿梭,街市商贾云集到处是一派繁荣景象。

  没想到祸从天降,去年秋天的时候山岭上来了一个蜂妖,他带着一群红蜂四处肆虐,它们蛰咬人畜祸害生灵,百姓们不堪其扰,纷纷逃离家园远避他乡。如今这贵河浦只剩下老朽一家三口人,勉强在此苟且偷生。”

  竺蟾听罢,瞪着双眼问道:“你莫非与那蜂妖沾亲带故,为何它们不侵扰你的家人?”

  老汉摇头苦笑道:“这世间之人哪有与红蜂沾亲的道理?我们一家人之所以能躲过灾祸,是因为我们屋后有一个温泉洞。这洞中常年弥漫出一股黄色的烟雾,那凶恶的红蜂嗅到黄雾的气味便会浑身瘫软不能动弹,因此我们一家人虽然身处险境却是安然无恙。”

  仙子好奇地打量老汉问道:“那红蜂以险毒著称,为何遇到黄雾就会浑身瘫软,难道那温泉洞里珍藏着灵仙宝物?”

  老汉摆手笑道:“那石洞里寸草不生,除了赤热的温泉便是嶙峋的怪石,哪有什么灵仙宝物。唯一奇异之处就是那崖壁上的白色燕巢,它不但能在深夜里发光,而且巢穴里栖息着两只红睛白燕,它们相互依偎终日不食,守着燕巢寸步不离。”

  仙子听罢微然笑道:“老人家所说之事实在离奇!贫尼曾听说那白燕是天上的神鸟,时常来到凡间护佑良善之人。今日它们能降临此地眷顾你的家人,一定是你们平日里积德行善的缘故!”

  老汉听罢,拍着胸脯感叹道:“老朽所做的善事实在是微不足道,今日能得到神灵的眷顾实乃三生修来的福分。还望大师能施法降伏蜂妖,让我们一家人能离开石洞重见天日。”

  仙子见他说话的时候一双小眼滴溜乱转,心里顿时产生了怀疑,她暗自用金碧法眼窥视老汉,发现他的眉间果然隐有一缕灵光。

  她不想当着两个徒弟的面揭开老汉的面纱,于是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询问道:“老人家祖籍何方?你栖身山野却是衣着华丽,莫非是远避凡尘的富贵人家?”

  老汉低头看看身上的锦袍,涨红着脸苦笑道:“老朽名叫陈仪,祖籍本是贵阳宁川人。我膝下有一女嫁给贵阳城里的一位富商为妻,因此时常得到她们的周济,一家三口倒也是衣食无忧。”

  仙子瞧见他神色慌张,额头上渗出了许多汗珠,心里不禁盘算道:“这老汉眉间隐含灵光,一定是哪路仙神化形而成,如今先不要惊动他,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。”

  想罢,她从袖口里掏出一条绢帕微然笑道:“ 请老人家先擦去额头上的汗,山中潮气重千万别受了风寒啊!”

  老汉接过绢帕瞧见上边绣有一朵盛开的莲花,于是好奇问道:“大师如此钟爱莲花,莫非与莲花有着奇缘?”

  仙子含笑答道:“老人家猜得没错,我本是南海普陀池里的一朵红莲,因受菩萨点化来到世间,因此受法号为莲花仙子。”

  老汉听罢捻髯称赞道:“大师神态高洁宛若出水的芙蓉,老朽今日真是大开了眼界啊!”

  仙子摆手苦笑道:“贫尼虽为莲花仙子,然而法力浅薄就连面前的大河也无法渡过,又如何去得了西天呢?”

  老汉见她面现愁容,赶忙含笑宽慰道:“大师不必忧虑!这大河的上游有一道瀑布,在水帘后隐有一个洞穴。你们师徒只需穿洞而过便能抵达大河对岸,如此既可舍弃舟楫又能避开红蜂的袭扰,岂不是两全其美之事?”

  仙子眼望红蜂岭叨念道:“如今蜂妖残害生灵,我岂能熟视无睹安然离去?但愿能求来一叶小舟渡过河去,为百姓除去蜂灾方可心安!”

  老汉闻听此言,点头感慨道:“老朽替贵河两岸的百姓谢过大师的这片诚意!如今大师决心为民除害,老朽岂能袖手旁观,如今芦苇丛里就藏有一叶小舟,我可以帮助你们渡过河去。”

  说罢,他摘下一片苇叶含在嘴里,鼓腮吹出清亮的哨音。随着哨音响起,从远处的芦苇丛里划出来一只小船,有一位头戴斗笠的年轻男子熟练地摇动着船橹,眨眼间就把小船划到了岸边。

  老汉抬手朝男子召唤道:“顺儿!这位是南海的莲花仙子,快快过来拜见大师吧!”

  年轻男子跳到岸上,跪伏在仙子面前恭敬磕了三个响头。仙子赶忙双手相搀,她低头看见男子的脖颈上长着一撮红色的鬃毛,心里不禁犯起了疑惑。

  老汉并没有注意仙子的表情,仍然乐哈哈介绍道:“这是我的儿子陈顺,他自幼在山野里长大没见过什么世面,见了生人就不敢说话,还望大师切勿见笑!”

  仙子搀起他夸赞道:“这孩子生得相貌堂堂,将来一定会有出息,老人家真是福气满门啊!”

  这时,一阵山风把芦苇上爬行的一只黑蚁刮落到仙子的手背上,还未等仙子反应过来,只见男子伸出长舌闪电般把黑蚁吞食掉。

  老汉气得一皱眉,拍打着男子尴尬笑道:“这孩子真是不知理数,竟然在出家人面前嚼食生灵,实在是罪过啊!”

  说罢,他吩咐陈顺稳住小船,然后请仙子师徒弃岸登舟。仙子请老汉先上船,然后她们师徒才依次登上小船。

  竺蟾一屁股坐到船舱里,发现小船里已经积满了水,他拍打着身上的水渍埋怨道:“这条大河风高浪急,凭着这条破船如何能渡过河去,难道你们想把俺竺蟾沉到河底去喂老鳖吗?”

  老汉拍打着小船叹息道:“这小船年久失修,底部的木板已经腐烂,因此才渗进了河水。如今这小船只能乘载两三个人,看来咱们只能分批过河啦!”

  仙子搀扶老汉坐下,然后手持宝扇笑道:“咱们既然已经上船就应该同舟共济,如今有莲花宝扇相助,何愁不能渡过河去?”说罢,她默念法咒轻摇宝扇,只见小船被一层彩雾轻轻托起,缓缓朝河对岸飘去。

  本网站为非盈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。